《东方企业家》特稿:“ 躁动的土豆” / 9 years ago《东方企业家》特稿:“ 躁动的土豆”6 分钟阅读(本文由《东方企业家》杂志授权转载,路透对其内容不负责任) 文:李志刚 来源:《东方企业家》 从拉萨出发,蹬过几个海拔5000米的山口,直至海拔5200米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转而沿着世界上最长的下坡路急冲而下,尽头那一端是海拔1800米的加德满都(尼泊尔首都)。 2007年5月,土豆网创始人王微和他的朋友们骑着山地车,花了半个月时间,行完了这一段长达1200公里的高原山路。他们时常在318国道路边驻扎帐篷。凌晨4点,因累死累活而饱睡一觉的王微,拉开帐篷,看到了晨曦里微亮反光的雪山和露珠,觉得很爽。然后,他意识到: 今天又要骑一天车。 他喜欢冒险、厌倦安逸,一生都在漂泊。 和王微有多年交情的五季咨询合伙人洪波如此评价。在采访过程中,多名土豆网员工及洪波均告诉记者,王微喜新厌旧,每年有小半年的时间在外晃悠,这在创业型公司十分少见。 五年前他更喜欢上海,但现在他更喜欢北京,所以经常到北京来。王微说, 在上海待这麽久已经很难得了,但到了北京可以发现一些更好玩的。 但是,说不定,过段时间,他又喜欢另外一个城市了。他喜欢新东西、新鲜的世界。 是的,王微不喜欢一成不变的、计划好的生活。这正如他所生存的产业环境,视频网站在中国的发展也并非一路平坦。一开始带宽的需求飞速增长,需要找大量投资;到后来经营开始理顺的时候,又有牌照事件;再到后来,又是网站同行之间互相掐架。或许,这样一波三折的生活状态挺适合王微的。 随性 王微渴望冒险和刺激,血液里的不安分因子总让他躁动,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走出办公室。 2007年初,土豆网刚完成第三轮融资,王微立即准备启程从拉萨到加德满都的自行车之旅。 有一天,王微与洪波、以及投资人在一起聊天。洪波问投资人: 你们刚刚投钱给他,他就要骑自行车去尼泊尔,你们放心吗? 王微回答: 没关系,我上了保险,受益人是土豆网公司。就算真出事了,大笔赔偿属于土豆网。 这一个故事,说明他的两面性:一方面他热衷冒险、寻求刺激;另一方面,他思考风险,留好后路。洪波说: 他也知道公司不能冒险,他不是一个蛮干的人,他知道我做这件事需要什麽资源,甚至为了资源会放弃个人利益。 因为多次融资,王微的股份被稀释得厉害, 你不担心你的股份吗? 王微回答 那有什麽好担心的,重要的是有没有足够的资源,把想做的事做成。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个人牺牲就牺牲了。 2008年,因为经济危机的缘故,广告受到影响。王微认为在没有看到广告规模有可持续增长预期的情况下,土豆网不能继续烧钱扩张,增加带宽,尽管此前他融了大笔的钱。这是王微创业来最痛苦的决定 控制带宽,降低了土豆网的用户体验。 他很要面子,外面的舆论压力又很大,这让他很痛苦。 土豆网资深公关经理陆洋认为,如果2008年土豆网选择扩张,土豆网现在是否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他是一个很讲究情谊的人。王微有一个在美国的同学Bryan爱炒股,2002年因纳斯达克跌入谷底时濒临破产,于是Bryan有点想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这样欠的钱可以一笔勾销。但是,七年内如果有破产记录,对个人事业不是好事。得知此事后,王微将手头的3000美元借给了Bryan,告诉对方千万不要申请个人破产。 据另一家视频网站的人士透露,王微这人很随性,朋友拎着两瓶酒就可以去那里喝酒。但王微同时又比较苛刻,对数据尤其敏感。土豆网每当新上一个项目或新决策时,王微会依据他的经验、逻辑来分析和判断,但最基本的依据还是数据,比如有多少人用这个东西,点击量多少,不喜欢的人是多少等等。 王微的严谨还可以从一个小细节得以体现。土豆网工程师吴骋孜的英文网名比较冷僻,很多人都乱七八糟地叫错过。但是他第一次进土豆网,就听到王微字正腔圆地叫对了他的英文名字。王微还补充了一句: 我专门翻过字典。 陆洋说: 王微不是一个做大梦的人。他是个脚踏实地的人,他有他的梦想,但是这个梦想背后一定有他能实现的逻辑。如果他想好要赚一个亿,他一定想好了有几条途径可以赚钱,这几条途径我要找谁,怎样做,他的脑袋有时就像一个电脑一样。 吴骋孜告诉记者,王微喜欢在重大的公司决策会议上引用历史,媒体集团的发展史、媒体的发展史,甚至是国家的、政治的历史。他会很快速地从过去的事情里找到印证,去思考土豆网未来该怎麽做。王微说: 大家都在不断地重复历史。 9月2日,在上海斜土路由废弃工厂改建过来的X2创意空间6号楼,记者看到了充满艺术气息的土豆网的四层办公楼。每层楼高大约5.5米,高挑的空间给人感觉比较空旷;?面上是色彩鲜艳、奇形怪状的涂鸦,有一面?上写着 淡馒头 、 其实我是外星人 等随便涂抹的文字。 土豆网的上一个办公地点,也是由工厂仓库改建的,现在是苏州河畔国际青年旅舍。这家旅舍里仍保留着一面?的土豆网员工的外星人涂鸦。 允许员工在?上随便写、随便画,是王微立下的规矩。创始人好玩、富有艺术气质的个性影响着公司。 从某种程度上讲,王微是个内心细腻、感性的文艺青年,今年4月他到湘西凤凰旅游,他在博客上写下了在凤凰街头看到的酒后醉驾的人: 我只扫到了他一眼,让我记住的是,他的脸上没有酒醉飙车的人脸上那种麻醉的狂喜。他的脸上,阴冷而无望。 他拒绝看《唐山大地震》,因为他知道他进去以后一定会哭得稀里哗啦的。 冲突 在创办土豆网前,王微有几年外企职业经理人经历。更早一点,他在美国求学,又去了欧洲的商学院读MBA.据他的土豆网同事说,他的英文阅读水平强过中文,但他又喜欢读中国的史书 《史记》和《资治通鉴》。 他的朋友、3G门户网站创始人兼总裁张向东记得,一次在三亚开会,休息时大家都在闲聊谈生意,王微却趿拉着拖鞋坐在沙滩上看一本英文书,沉浸于自己的世界。 2004年底,贝塔斯曼关闭了在中国的业务,王微时任贝塔斯曼中国区总裁。在知道世界上有 播客 这一事物之后,王微在上海一套租来的公寓里开始了土豆网的创业历程。这套公寓既是办公地点又是王微的住处。 土豆网工程师吴骋孜回忆说,在大公司做职业经理人,王微打高尔夫球、住星级酒店,要资源有资源,要人有人,对他来说只是感到拘束,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土豆网初创的时候,王微坐地铁、骑自行车,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要资源没资源,什麽事情都要自己干。这一时期,是吴骋孜见过王微发火最多的时候。 当年我做土豆网的时候,从来没有接触过互联网,无知者无畏。 王微说。 在美国和欧洲的长期漂泊,给他打下了很深的烙印。在谈到上市问题的时候,他说他完全不了解国内的股市,熟悉的是美国以及欧洲的。 他曾直接与负责内容审核的有关部门人士发生冲突,吵得脸红脖子粗。他一度固执地认为互联网的精神就是无所畏惧。 今年年初,有网友自己做了一个片子,里面有大量嘲讽青年人、讽刺现实和社会阴暗面的情节,很受欢迎。但一些网站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删除,但王微坚持不删。他屡次在同事面前说过一句话: 你不可能骗自己。 王微说,他创办土豆网的一个初衷,是因为像贝塔斯曼这样的媒体集团会筛选内容,再呈现到大众面前。也许被贝塔斯曼扼杀掉的众多内容里,有可能产生轰动效应的节目。因此他想让土豆网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到网上,让观众自由选择,并且决定哪个更具有影响力。 但是现在,他妥协了,部分地违背初衷。土豆网目前总共六百余名员工,根据有关要求,就有一百多名员工在负责审核用户内容。 此外他还发现,这几年招揽人才始终是巨大的挑战,他还很纳闷地问我 中国最优秀的人才是不是都去做房地产了? 在美国,很多优秀的人才乐意呆在小公司创业,而在中国,他们更愿意呆在大公司。 工资肯定不会低,将来还有机会给他巨大的财务回报,然后你能有机会创造你自己想做的。你在土豆网做事的成就感,永远超过在任何一个公司做螺丝钉的成就感。为什麽会没有兴趣呢?可能对安全感的要求会更高。 但是,王微也有不可触碰的雷区。他从来不吃回头草,曾有走掉的员工想回来,被王微拒绝了。他觉得,对方既然能走掉,意味着对公司不认可,那对不起了,永远不可能再踏入土豆网一步。曾有一个员工离职创业几个月后想回来,王微告诉对方: 你对土豆网不认可,干嘛回来呢? 坚持 王微的上海办公桌就在三楼整洁的、光亮的、敞开的大空间里,和员工办公区域没有任何间隔物。 正如陆洋他们能在敞开的空间里看王微如何为土豆网的前途烦恼一样,在这个敞开的空间里陆洋他们也与王微发生争执,甚至拍桌子吵架。王微觉得真理是越辩越明的。他喜欢和聪明人讨论,遇到下属不理解,有时会急得生气地说, 跟你讲过很多遍了,逻辑很清晰,你为什麽就不能花点时间去思考、琢磨呢? 他平时性子随和,但也急躁,以前一着急马上脸色就变了。后来有人跟他讲 你别什麽脾气都放在脸上,你要长大了 。后来,王微渐渐学会了控制脾气,急了怒了反而开始笑起来。 8月15日,在东直门中青旅大厦的一间两百平方米左右的套房里,记者见到了王微,这里是土豆网在北京的三个办公室之一。他身材瘦削,剃着板寸,穿着浅蓝色衬衣以及挂着破洞的蓝色牛仔裤,脚上踏着一双黑色帆布鞋。在接受《东方企业家》专访前,他刚接受了十多位记者的群访。 我隐隐约约地感到互联网行业的骚动 毕竟,这个行业已经很久没有出过互联网新贵的神话。2005年,裹挟 web2.0 风雷声势而来的新一代互联网创业者,却鲜见撼动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张朝阳、丁磊等人)地位的成功者。 据ALEXA等网站公布的数据表明,目前,挤入中国网站流量排名前10名的新一代创业者,仅有优酷和土豆网这两家视频网站,大约在前十名的后两位。 经过5年的摸索与积累,找到盈利模式、逐渐实现收支平衡的两家视频网站到了火山喷发的前夜。 8月5日,土豆网向淡马锡等机构融资5000万美元,这被外界视作土豆网上市前的一个信号。洪波认为,土豆网需要现金扩大业务线和产品范围, 这笔钱拿不拿,土豆网都会成为盈利公司,像盛大上市前一年,还融资了4000万美元,那是做大盘子,另外给业务扩张提供资金支持。土豆网最后一轮融资到位之后,其实就表明了土豆网开始上市的进程。 王微表示,土豆网将用这些钱布局移动视频等领域。 对于上市问题,王微含糊带过,他说希望这是最后一笔融资,他现在的经验足以开一家融资顾问公司了。他的第一笔融资,是50万美元,花费了4个月时间。 土豆网CFO黎勇劲以前是集富亚洲董事,是土豆网的第二轮投资者。他说王微一开始不懂互联网、又没有与政府方面打交道的经验,这一步步走来,贵在坚持。 当你想把这个事做成的时候,就是哭着喊着满地打滚也要把它做出来 ,吴骋孜好几次听到王微这麽说。 2008年,土豆网面临牌照问题,王微说, 我做互联网的时候,几乎是一窍不通,而且刚回国没多久。2008年碰到这事的时候,只能说我无知了。怎麽办?我很郁闷,不懂那就学呗,办法就是找能教我的人,最后还算顺利解决了。 即使是在三个月前,他也远没有现在这麽轻松。 当时,他觉得土豆网发展到了瓶颈阶段,他有点看不清未来。陆洋看到,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王微一上班就在这个敞开的大办公室里踱来踱去,面无表情地思考,没有人敢打断他。 直到有一天,他开窍似地大声说: 我们要发展成一个传媒集团! 他立即召集人手开会,兴奋地告诉同事们:土豆网只是我们一个小小的平台,我们要有一个自己的电视台,有很多网络平台,还有网络电视台,有各种各样的终端,我们要形成一个像迪士尼一样的传媒集团。 王微开始着手做,并推出了自制剧。8月15日采访他时,他特地向记者播放了一段土豆网自拍的电视剧《欢迎爱光临》,由台湾当红偶像明星郑元畅主演。不可否认,这很容易取悦那些年轻女性。 年轻 ,这是记者在采访土豆网内部人士的时候常听到的一个词。他们在我面前频频强调土豆网的受众 年轻化 ,主要是18-30岁的年轻人、以及热衷原创的网友。 在视频产业上游内容制造商开始建立起自己的视频网站、版权价格因哄抢而虚高的当下,土豆网正在小心翼翼地扩大自己的范围,向视频产业上游反渗透。 不安分的王微,注定离下一次躁动并不遥远。(完)